/資訊中心/趨勢研究/國內互聯網金融風險與監管研究

國內互聯網金融風險與監管研究

發布時間:2014-08-05 分類:趨勢研究

       核心提示: 2014年5月-8月,中國電子銀行網聯合全國60家銀行發起“指尖金融,創e無限——e時代移動金融征文大賽”。以下為熱心網友通過網絡渠道投過來的稿件。

       作者單位:中國工商銀行總行銀行卡業務部

近年來,眾多互聯網企業以顛覆或革命的心態迅速進行金融領域,“快魚吃慢魚”的互聯網生存法則被搬到金融領域后,不僅對傳統銀行業造成了沖擊,而且成為國內金融監管制度革新所面臨的新難題。作為一種新的業態,互聯網金融如何在規范的前提下健康、可持續發展,為擴大內需,刺激消費,促進國內經濟發展方式轉變貢獻力量,是政府和監管部門都在探尋的新課題。

       一、國內互聯網金融發展現狀

       在互聯網金融的參與主體中,傳統金融機構包括證券公司、基金公司和保險公司等,互聯網公司又可分為互聯網金融門戶、第三方代理銷售商和互聯網平臺公司三大類(見表1)。各類互聯網公司基于原有業務,從不同角度進入金融領域,形成差異化競爭。

       繼支付寶后,獨立的第三方公司在人行政策的鼓勵下遍地開花,2013年6月13日問世的“余額寶”被認為是又一次改變互聯網金融的歷史性事件。此外,近年來,還有一些互聯網金融事件值得關注(見表2)。

       二、互聯網金融存在的風險

       互聯網金融創新產品在渠道拓展能力上具有傳統金融機構難以企及的優勢,但其風險管控能力也是互聯網金融所不具備的。

      (一)經營主體風險

      目前,第三方支付已不僅僅局限于最初的互聯網支付,而是成為線上線下全面覆蓋,應用場景更為豐富的綜合支付工具。在為買賣雙方提供第三方擔保的同時,平臺上積聚了大量的在途資金,主要表現為資金存儲功能,還可以用來資金充值和交易支付,上述表現更傾向于“吸收存款”。商業銀行法明確規定,吸收存款、發放貸款、辦理結算,是銀行的專有業務。第三方支付目前所從事的業務經營,已經超出了法律界定。

      (二)法律合規風險

        關于法律合規風險,集中體現在P2P網貸平臺業務上。從其業務性質看,可歸類為網絡化的民間借貸中介,但是國內合同法、人行貸款通則等法律法規未有針對個人對個人貸款的法律規定,P2P網貸平臺業務作為民間借貸中介的合法性無法得到確認。

     (三)技術操作風險

       操作風險來源于工作人員或投資者操作不當。此外,互聯網金融運行高度依賴電子支付平臺,一旦遭到黑客攻擊、病毒入侵等,隨時可能會出現系統癱瘓、交易異常、客戶資料外泄、資金被盜用等重大風險事故。

      (四)市場流動風險

       盡管大多數P2P網貸平臺承諾“包賠本金”,但卻幾乎沒有相應的資本去約束和保證。以“人人貸”為例,2012年,該公司網貸平臺總成交額為3.54億元,但風險保障金總量僅為0.03億元,超擔保杠桿100倍以上。2013年,仍然遠超擔保公司杠桿10倍規定,而機構擔保標成交比數占比也相對較低(見表3)。在網貸公司杠桿率極高的情況下,若壞賬率大規模出現,將超出自身償付能力,會因流動性不足,給網貸公司帶來災難性打擊。

      三、完善國內互聯網金融監管體系的思考

    (一)明確互聯網金融監管原則

      近年來,關于互聯網金融如何監管,一直以來是互聯網金融發展中一個不確定的問題,無論是監管部門、研究機構,還是有關專家學者,存在不同的看法。我們認為,國內互聯網金融需要適度監管和協調監管并重,以行為監管和功能監管為主,以審慎監管為輔,充分發揮行業自律組織作用,準確把握互聯網金融的本質屬性和發展規律,維護金融體系穩健運行。根據行業發展情況,應逐步建立起分類分級管理制度,對不同風險特征、不同規模的互聯網金融企業實行差異化監管標準。

     (二)發揮行業自律管理作用

      2014年4月,國務院批準由人行條法司牽頭組建互聯網金融協會,互聯網金融協會為一級協會。另一家互聯網金融組織——互聯網金融專業委員會于2014年3月26日在北京成立,隸屬于中國支付清算協會下的二級協會,互聯網金融專業委員會將在本領域發揮自律和服務等職能。我們認為,對于互聯網金融這一市場自發形成的業態,行業自律比政府監管會更為靈活,作用空間會更大,效果會更明顯,自覺性會更強。

       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國內互聯網金融行業自律的程度與效果、行業發展的有序或無序,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監管的態度和強度,作為政府監管的有益補充,行業自律組織將發揮自律管理的重要作用。在制定互聯網金融行業發展規則和標準,引導行業健康發展,特別是在全行業樹立合法合規經營意識,強化整個行業各類風險防管能力,加強公平競爭,營造良好市場環境和經營秩序等方面,應盡快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

     (三)加快互聯網金融法律法規建設

       互聯網金融離不開法律法規的保障,應盡快完善互聯網金融法律體系,以立法的形式明確互聯網金融機構的性質和法律地位,對其組織形式、準入資格、經營模式、風險防范、監督管理和處罰措施等進行規范。一是在相關法律出臺前,進一步提高前瞻能力,對現有法規、制度的基礎上,對其進行動態修訂、補充與完善,彌補現有監管制度在覆蓋互聯網金融方面的空白,例如在制定相關法規、條例、辦法、制度的過程中,充分考慮互聯網金融模式的特點,將其內容納入其中。二是加快互聯網金融技術部門規則和國家標準的制定,互聯網涉及的技術環節較多,如系統軟件、數據保護、密鑰管理、客戶識別、身份驗證等,對于互聯網金融國家標準的制定工作,應盡快提到日程上來。

      (四)完善互聯網金融監管規制

金融業監管的嚴格性與互聯網金融監管的自由性存在顯性沖突。網絡融資是否要納入社會融資總量、虛擬貨幣是否要納入金融監管范疇,余額寶等貨幣市躇金投資的銀行存款是否要納入存款準備金管理,網絡融資平臺是否要納入人行反洗錢監管等,這些廣受社會關注的問題應盡快予以明確,為互聯網金融規范有序發展提供依據。此外,對于可能引發系統性、區域性風險的苗頭和隱患,堅決劃出“紅線”,列出“負面清單”,不能越界。例如人行規定,不準利用互聯網金融從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集資詐騙等非法活動;不準從事投向不明的資金池業務;不準將客戶資金與自有資金混用,等等。

       有必要重新梳理互聯網金融模式下企業的業務經營范圍,進一步明確監管主體。目前,國內互聯網金融監管的格局尚不明晰,傾向于“混業經營”的互聯網金融,并不適合現在“分業監管”的格局。互聯網金融的治理形態各異,職能部門監管邊界不清晰,監管重疊和監管“真空”的情況普遍存在,除消費者權益保護、金融穩定、反洗錢、支付結算和信息科技等方面確定由人行負責外,比如基于支付機構衍生出來的基金、理財、保險等產品的銷售職能,還有網絡借貸和眾籌融資的監管主體等,目前還都沒有明確監管主體。在這樣的情況下,加強跨部門監管協調,就顯得很有必要。可嘗試組建由“一行三會”、工信部、公安部、商務部等部門參加的互聯網金融監管協調小組,加強各監管機構之間的協作,協商解決監管過程中存在的困難,共同為互聯網金融創新發展提供良好的監管環境。

 

 

來源:中國電子銀行網                                                         

 

四肖中特期期准+四 五分赛车计划下载 江苏时时彩网 以太坊开发 网上购买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软件 单机大众麻将四人免费 亿客隆首页 英国180秒赛车官方开奖网址 黑龙江快乐十分助手 真钱诈金花微信提现 体彩顶呱刮代理 AG晨丽贵宾会官方网站-Welcome 竞彩半全场怎么玩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福彩三d 捕鱼达人图标 DS真人首页